Monthly Archive: January 2012

Jan 09

Mr CP Lin interview

品味蘋果:龍收藏長壽 練松柏—從錯失到擁有 新年之首,正月龍年不遠。為了準備東方陶瓷學會的中國龍文物展覽,資深收藏家練松柏早前特地從港島到新界走了一趟。 車子在沙田行駛,穿淺啡淺黃格仔絨西裝外套的他,在小瀝源問道的士司機,想知怎樣開車到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。看得出,年輕司機與 78歲老先生說話時格外溫文,「先轉左再轉右,然後駛進禾輋邨源禾路,你懂得嗎?」 練松柏約於 1962年正式在香港註冊為律師,收藏中國古玩書畫珍品近六十年,香港與倫敦有珍藏,香港書齋名叫長青館。長青館主人,聽到沙田 70年代落成的公屋名字,再加一條源禾路,露出一陣中國人溫文惘然笑容,垂手挺腰依然站得像個英國紳士,跟對邊馬路他那輛深黑色平治座駕一樣含蓄。 五十年代在聖士提反書院讀書時,練松柏跟從國學大師陳荊鴻學習中文;在英國倫敦念法律的日子,另得倫敦大學亞非學院東亞部講師 Margaret Medley真傳收藏之學。有中國人的詩書禮教,有英國人的內在含蓄,他這一派人,說話前,深思熟慮。不回答,就是一個答案。懂得與不懂得禾輋邨,在這個情況下,具有階層符號,他不好意思說。   綢緞世家從小培養品味 放大圖片 中大文物館館長林業強說,此幅仿宋代李龍眠十六羅漢圖,作於 1642年明覆亡兩年前所畫。 習慣在淺水灣與粉嶺的高爾夫球會練波,用膳出入香港會,這趟親自駕車帶記者到中大文物館欣賞九件與龍有關的個人珍藏,是為了龍年正月展覽作預告。退休律師,早年替東方海外、華光航運等大航運公司處理合約及其他法律問題,長榮航空也找他協助上巿。倫敦有寓所,在巴黎開車難不倒他。馬會至中大是一條熟識的路,但轉錯一個彎,才知道最陌生與最熟識只在一線之間。看得出,老先生駕駛技術熟練,最後車子停在第一城外大馬路燈位時,他還是請記者開啟玻璃車窗,揚聲向隔線小巴司機再問路,而且,要問清楚細節,像律師一樣處理轉彎的問題。 為了訓練腦袋靈活性,從港島到中大,他也親自駕駛,不用司機。接受訪問前,這位低調收藏家有很多顧慮,真實生活裏,他其實很喜歡分享。「你喜歡跟大眾階層的人聊天?」練松柏回答:「非常喜歡。」 出生階層不由得人去選擇,品性品味,與後天經歷修養有關。投入法律生涯以前,練松柏生於經營綢緞生意之家,少年時,也要替父親到中環花布街及上環疋頭行收賬,結果令他經常流連附近摩囉街的古玩舖。家族本行訓練,質感細膩的綢緞,色彩華麗,雖不是金縷衣,但顏色層次,一個亮度,一層色系,天天看,真愛看,才會有一種喜好的敏感。這種喜好,讓人在某一個時候,不會把某一種顏色的衣服掛上身。訪問那天穿在他身上的西裝,一格一格淺黃色,就有柔和的快樂感覺。   放大圖片 淺茄皮紫地黃彩龍紋碗 明萬曆時期( 1573-1620) 放大圖片 碗外壁先刻龍紋地,然後用黃彩繪舞龍兩條,碗外壁的淺茄皮紫釉與黃彩協調,與碗內青花弦紋成濃淡對比。 放大圖片 青花龍紋棋罐和筆盒 明萬曆時期( 1573-1620) 青花白瓷罐呈鼓狀,罐身繞一列行龍,飛躍海水山崖圖案之上。 中大文物館館長林業強經常跟練松柏鑑賞珍藏,他說,真正的收藏愛好令人長壽。挑選心愛藏品,是由懂得到擁有或不能擁有的過程。渴望的得到了,心裏乍喜;錯過了,就要放下。有些東西,猶豫間放棄,是因為時間上那一點,已經擁有相類的。有些東西,在強弱形勢裏,別人在上風,為不能擁有而難過是不需要的。有些東西,經歷數十年,再遇上,再騰出擁有的機會,人才會明白緣份珍貴。收藏裏面,有開豁人生觀。 七十年代華光航運創辦人趙從衍(趙世光父親)與練松柏同時出席蘇富比拍賣會,一個是船王,一個是律師行老闆。按練松柏說,趙從衍在實力上,是坐最前排的那一類買家,「我坐在他後面」。趙從衍不斷舉手,不願割愛,「他的手硬是不肯放下來,我買不了」。好幾件看上眼的藏品,消失於一面之緣。